首页 > 社会责任 > 用心做实事 用心做实事 DO SOMETHING ATTENTIVELY

环投创造全国领先工艺

发布时间:2017-09-26

     用全球领先的烟气净化系统、执行全球最为严格的烟气排放标准、采用传统岭南园林设计……力争打造成“国内一流、国际先进”垃圾焚烧处理项目的广州市第六资源热力电厂计划于今年年底前后建成投产,目前土建工程已基本完成,安装工程已接近尾声,正在进行设备调试。该项目将作为增城重要的环卫市政设施,设计日均处理生活垃圾2000吨,可消纳增城全区的生活垃圾,建成后作为环保教育基地和绿色生态示范项目。

      相比于国内常规的烟气净化工艺,第六资源热力电厂采用了全球领先的烟气净化系统,即“SNCR+半干法+活性炭喷射+布袋除尘+湿法+SCR”工艺,增设“湿法脱酸+SCR”工艺,为两级脱酸、两级脱硝。如此一来,第六资源热力电厂将执行全球最为严格的烟气排放标准,主要排放指数优于国家2014和EU2000的排放标准,在行业内具有领先示范作用。

      这个国内首个“超低排放”烟气处理技术工艺的提出,是广州环保投资集团众多科研人员的宝贵结晶之一。集团副总工程师、集团技术中心主任张焕亨就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心血。


      张焕亨回忆道,当时团队花费半年时间,经过无数次摸索,最终提出三个组合工艺,而“SNCR+半干法+活性炭喷射+布袋除尘+湿法+SCR”工艺就是其中之一。对于这个完全自主提出的组合工艺,虽然做了很多次论证,心里有一定把握,但多个工艺第一次这么组合以后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张焕亨还是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市里开了两次专家论证会,集团开了三次专家论证会,在上海也开了两个国内的专家论证会,就为了充分论证该组合工艺的可行性。”张焕亨还记得,提出以后许多专家、评审都对这个工艺提出质疑:“落成后能稳定运行吗?”那段时间,他也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这个工艺的研究上。最后这个工艺终于被验证是可行的,并且如今国内有多家电厂也开始应用这个工艺。张焕亨介绍,这个工艺意义很大,是当时国内最高标准的工艺,也引领了行业发展的方向。

      除了首个“超低排放”烟气处理技术工艺,张焕亨还曾主导丹麦伟伦炉排炉技术和丹麦尼鲁烟气净化技术的引进、消化、吸收和创新,取得一系列专利,并通过电厂实际运行考验,得到行业内的普遍认同,奠定了广州垃圾处理产业化发展的基础;主导广州市第三至第七资源热力电厂工艺路线、处理规模和机炉配置等技术决策,保证各项目前期工作顺利开展,确定国内最大的广州东部循环经济产业园(4000吨/天焚烧、3500吨/天污水、2200吨/天餐厨、1000吨/天粪便等)主体工艺路线、处理规模和总平面布置等,直接引导行业的发展方向。


      在张焕亨的印象中,最辛苦的经历是在2016年参与申报国家重点实验室,希望打造国内领先平台。当时的一个月,他和团队每天晚上准备答辩材料,加班加到两三点。如何在短短20分钟内抓住专家的眼球、回答问题到位到点,成为困扰张焕亨最大的难题。准备答辩的材料既要阐述设计理念,还要阐述团队怎么建设、如何打造产学研,不但要解答目前行业内共性的问题,还要有详细的措施,连最终效果、可行性都要讲述清楚。当时的竞争很激烈,广环投从市到省到全国,一路厮杀,最终同另外5家竞争唯一一个名额。“当时非常辛苦,我记得我答辩完之后,第二天就病倒在床上了。”辛苦的同时,他也坦言,收获很大,虽然最终位列第三,但是通过与同行互相交流、参与申报,切磋了技艺、明确了下一步努力的方向。

      令张焕亨印象深刻的还有2007年首次引进丹麦伟伦炉排炉技术。他介绍,有很多从国外引进的新技术应用在国内的环保行业并不是很适合。“因为国内垃圾和国外垃圾有所区别,国内混烧的垃圾成分比较复杂,而国外垃圾种类比较少,热量比较高,水分比较少,所以从国外引进的技术有可能不适应。”首次引进国外技术能否按照设想正常运行?张焕亨心理压力很大,感觉“不上不下”。他还记得当时全体科研人员都在现场紧紧盯着屏幕上的数字,哪里出现问题就马上去改回来。调试以后发现技术落地的效果还可以,他才稍微松了口气。


      对于张焕亨而言,加班到每天晚上八九点已是常态。“有时候觉得不能好好照顾好小孩子,有点遗憾。但是家人都挺支持。”从学校毕业毕业以后,他就一直从事科研。对于他而言,科研是一生热爱的事业。每当做完一件事、取得一个突破,他都会感到莫大的成就感。广州环投集团还成立了环保技术研究院,他也希望以后还能在现有技术上进一步优化升级、在新的领域拓展技术。“最重要的还是要往垃圾处理更高效率、更低成本的方向努力。”他表示,环保行业是个造福子孙的事业。“垃圾处理不好的话,会污染水、大气、危机环境公共安全,搞好之后人们才能安居乐业,真正实现美好生活,意义很大。广州垃圾处理,刻不容缓。”

      关于丹麦伟伦技术的首次引进,现任广州环保投资集团技术中心副主任罗翠红也印象深刻。“技术引进到落地的过程,是一个非常漫长、枯燥的过程。”她回忆,当时几乎每个周末都加班加点,同时赶几个项目的图纸,“基本上是昼夜不分那种,非常忙,压力非常大。”罗翠红表示,“从2007年开始引进丹麦伟伦技术,12、13年开始国产化部件的设计,真正用起来就在13年末14年中旬开始烧垃圾。当我们看到最终烧的非常好的时候,很有成就感。”

      引进国外技术的消化过程也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所谓技术,实际上是一系列的图纸、文件以及技术说明,是非常大的技术资料包。”罗翠红介绍,“当时团队首先要专门翻译、还要同国内技术进行比对分析,同时消化为何这么设计、为何是这个结构。”在这基础上,科研团队再作国产化设计。在实验过程中,有不适合中国垃圾处理的部分都要经过不断的改进、优化研发。当时科研团队还不敢动750吨的炉型,“心里还是挺悬的,担心烧不好、烧不透、处理量不达标等问题。” 经过多年持续的摸索、改进,国产化设计落地的结果非常成功。

      让罗翠红更有成就感的是,现在丹麦有些项目还会来请广州环投集团来设计,“当时图纸作设计的时候,我们心里没有完全的把握,要让丹麦方审核。现在他们遇到问题,也会来问问我们是怎么解决。感觉不再是像以前那种依赖性,而是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技术交流的状态。”这种认可,正是全体科研人员不断努力、科研实力日益强劲的结果。

      罗翠红目前也主要负责国产化设计的内容。现在的她也还经常要到项目现场。为了了解实际项目设备使用情况,焚烧炉每次一停炉,炉内温度降到人能承受的状态,她就会戴上口罩、帽子爬进去。只有这样,才能了解到设备的使用、腐蚀、堵塞等各种情况。在长达六七年的时间里,罗翠红都要做这项工作。

      罗翠红表示,每次项目投入运营,她都会在现场做调试指导。每当看到系统顺畅运作起来,心里就很有收获感,很有成就感。 “会觉得很开心,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从小的时候开始培养,到安装。我在每个阶段都有所收获,一直到最终阶段整个厂投入运行,看到最终结果,心里就会开心到不得了。”

      来自内蒙古的罗翠红在广州已有十余年,她现在觉得“广州就是自己的家”。而对于这个家,她也越发感觉到身上的责任感。她回忆起一次环境文化节对公众的授课,当时天气很冷,听众都是网络上资源报名的,只要对广州垃圾处理相关情况感兴趣的都可以报名参加。罗翠红坦言:“当时心里就想这么冷的天肯定没什么人。结果当天市民的踊跃性超乎我想象。”她惊喜地表示,开始讲课时台下整整齐齐坐满了观众,而到了互动环节,市民更是积极地参与,从日常垃圾分类探讨到垃圾处理工艺。她内心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广州市民对于垃圾处理的关注度远远超过自己的预期。虽然很多人没有在环保行业,但是一直非常关注。经过这次以后,我更加深刻感受到广环投集团背负的社会责任非常之大,我就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辜负市民们的期待。”
友情链接:pk10  pk10  pk10  pk10计划  pk10  pk10  pk10投注  pk10计划  pk10  pk10计划  pk10  pk10  pk10计划  pk10计划  pk10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